顶点小说网 > 悍卒斩天 > 第二百七十章 冲杀

第二百七十章 冲杀

小说:悍卒斩天作者:三青色字数:3383更新时间 : 2020-01-04 21:49:44
魏子焸的手掌距离金甲男子的脑袋只差一寸,他虽已身中剧毒,但回光返照的力量足以击杀金甲男子,掌刀只需再往前一点,金甲男子必脑壳迸裂而亡。可是苏皖莹的话让他的手生生止住。

“你说什么?!”魏子焸猛地转头看向苏皖莹,不待苏皖莹答话,他便猛摇头道:“不可能!决不可能!你若身怀龙子,当年即便有我说情,苏翰林也不会轻易放你离开皇宫。”

“那是因为我服食了化蝶果,将喜脉压了下去。”苏皖莹说道。

“化蝶果?!”魏子焸闻言心神俱骇,万没想到苏皖莹不老的容颜竟是靠化蝶果来维持的。

化蝶果,是产自西域的一种奇毒。它可以让女人永葆青春,但是却需要吸食大量童男精血才能压制住它的毒性。否则月圆之夜至阴之时,蝶毒就会发作,让中毒者生出美妙的幻觉,就像化作彩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一样美好,最终在幻觉中没有痛苦地死去。故而得名化蝶果。

苏皖莹容颜不老,且未毒发身亡,这说明她这几十年一直在吸食童男精血压制体内的蝶毒,所以魏子焸看她的眼神逐渐变得惊恐。

“没错,是化蝶果!”苏皖莹咬牙切齿道,语气里充斥着对魏子焸的痛恨,好似她遭受的不幸和苦难都是拜魏子焸所赐,她接着说道:“我离开皇宫后足足隐忍了二十年,直到苏狗贼完全对我失去戒心,我这才找机会逃离他的盯梢,逃到这酷热潮湿的南境,终于不需要再用药物压制,像正常女人一样,怀胎十月生下了复儿。”

“你若不信,回头看看,看他长得像不像你那死鬼父皇?”苏皖莹大声喝道。

魏子焸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金甲男子,一番观瞧后身体猛然一震,果真如苏皖莹所说,此人与他父皇在长相上至少有六成相似。他恍然明白过来,难怪刚才登上步辇与之照面时,心里立刻生出一种极其眼熟的感觉,他误以为是因为在小院里与男子有过几次接触的缘故,现在才知道并非单单如此。

“我给他取名光复,魏光复。光复大魏王朝是他生来的责任与使命。”苏皖莹凝声喝道,“他是你血亲弟弟,是你魏家最后的骨血,你难道要兄弟相残,亲手绝了魏家的香火吗?!”

魏子焸神情恍惚,苏皖莹的话让他失了神魂,脑子里全乱了。他的手无力地垂下,如苏皖莹所说,他不能亲手杀自己的血亲兄弟。

可就在他心神混乱垂下手的瞬间,魏光复骤然间眼冒凶光,饮血剑猛地刺出,嗤的一声穿透魏子焸的战甲,贯穿了他的胸膛,只听他狞笑道:“我的好哥哥,就用你生命最后的余光助弟弟我一臂之力吧!”

“哈哈——”魏子焸突然仰天狂笑,一掌把魏光复拍飞,拔下贯穿胸膛的饮血剑,朝着苏皖莹一步步走去。

“你——你要干什么?!本宫乃——”魏子焸浑身是血,神情疯狂,状若魔神,吓得苏皖莹花容失色,她想拿身份压魏子焸,却见魏子焸手中的剑毫不留情地朝她刺了过来,忙放下身段楚楚可怜地哀求道:“子焸,我是阿莹啊,你忍心杀我吗?”

“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魏子焸好想一剑杀了苏皖莹,在他眼里苏皖莹已经不是那个玉软花柔、娇俏可人的美佳人,而是一个披着人皮喝着人血,心肠歹毒如蝎,满心都是权利欲望的恶魔,可怕的令人不寒而栗,可是他手中的剑却始终不忍刺下去。

“子焸哥哥,我是阿莹啊。”苏皖莹声音软糯可怜,泪水凄凄,望着魏子焸一遍遍地哀切道。

“啊——”魏子焸终是没能下得去手,痛苦地朝天怒吼,赤红着双眼盯着苏皖莹看了最后一眼,旋即带着滔天怒气冲天而起,撞破了步辇的顶棚飞了出去。

……

夏侯宏远盯着雁城敞开的城门,望着那近在迟尺,几乎唾手可得的胜利,心里却泛起一股深深地无力感,觉得那近在迟尺的距离是一道永远也越不过去的鸿沟。

这突然间的无力感是因为他使出浑身解数竭尽所能,五千精锐骑兵竟然未能靠近雁城城门百步距离就全军覆没了。

那巍峨高耸的城墙,更似天堑一般,让夏侯宏远不敢仰望。

“鼓起!”雁城城墙上裘战目光狰狞。

咚咚咚——

霎时间鼓声震天,把城外叛军的鼓声完全压了下去。

“让这群反贼见识见识我雁城骑兵的厉害!”

“杀!”

裘战把手中的令旗狠狠挥下。

轰隆隆——

一万骑兵在城中大道上冲刺起来,马蹄声震得大地轰隆隆作响。

肖冲率领的十人小队夹在骑兵大军的正中,甫一冲杀起来,张小卒九个未曾经历过战阵冲杀的人,既感到热血澎湃,又有一种被洪流裹挟,不得不往前冲的压迫感。

裘战连发十余道指令,调动所有力量掩护即将出笼的骑兵大军冲杀。

见裘战手中的令旗终于停了下来,一位观战的宗门大能拱手问道:“老将军,恕在下不懂战争之道,冒昧问一个问题。”

“请讲。”裘战道。

“敌众我寡,守城而战岂不妙哉,为何还要主动出击?敌人对着巍峨城墙攻打半天也无计可施,正积蓄着满腹怨气,我方此时出城迎战,岂不正中敌人下怀,让他们找到宣泄怨气的方向,让冲杀出去的战士成为众矢之的?”这位宗门大能深皱眉头,一脸费解的表情。其实他问出了许多人心中的问题,只不过都不好意思问罢了。

裘战捋须大笑,道:“这个问题无需我回答,城下的将士很快就会告诉你们答案。”

一万精锐骑兵如一条怒龙,从雁城城门咆哮着冲杀出来,狠狠地扎进叛军大军中,瞬间收割大批敌人的性命。

张小卒九人的感受最为震撼,感觉像是一头扎进了无间地狱,四面八方全是索命的厉鬼,一旦掉队必然会被索命厉鬼瞬间吞没。让他们非常难受别扭的是,他们的武技招式大多都无用武之地,队伍冲杀速度太快,根本没有捉对厮杀的时间,与敌人往往都是一个照面就过去了,一招下去杀了就杀了,杀不了也就过去了,不会有出第二招的机会。这一情况让他们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憋屈感。

“眼睛不仅要盯着眼前的敌人,更要留意前方的敌人,借助战马冲锋的力量,用最简单最直接最省力的招式,一招制敌。”肖冲一边冲杀一边大声指点道。

“骑兵冲锋就像一柄利剑,而我们是利剑的剑刃,唯有跟上出剑的速度与节奏,才能发挥出剑刃的威力。”

“同时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时刻小心箭矢强弩偷袭,所以要尽量俯低身子,万不得已时可以牺牲胯下的战马。若是被重弩,甚至是诛仙重弩盯上,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。”

听见肖冲最后一句话,张小卒九人无不悚然一惊,一瞬间把感官直觉提升到最高,可是战场上危机四伏,每个方向都有危险,感官直觉越是敏锐反而吓得心惊胆战。

肖冲没有再多说,他知道张小卒九人都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,悟性和成长速度绝非一般人所能及,相信只需要提点个大概,他们很快就能在战斗中体悟出其中的道理和细节。

又往前冲杀了两百步,果真如肖冲所料,张小卒九人已经勉强可以跟上冲杀的节奏,他们不再纠结于施展大威力的杀招,而是以快、准、狠为主,不求一招能杀几人,只求每一次出手必带走一个敌人的性命。

“全体注意——”肖冲突然拉长声音大吼,“跟上阵型!”

随着肖冲的吼声,速度突然开始提升,且阵型开始转换,冲在最前面充当尖刀的骑兵队阵退了下来,紧跟在后面的对阵顶了上去,而这一过程非但没让冲杀速度减缓,反而变得愈加凶猛。

呜——

突然一道尖锐的破空声由远及近刹那间到了耳边,张小卒吓得脸色大变,破空而来的是重弩的弩箭,他急切的大吼:“小——”

可是弩箭速度实在太快,还没等他后面的“心”字出口,弩箭就已经落了下来,将一位骑兵和他胯下的战马一同贯穿,一个碗口大的血窟窿在他胸口,鲜血脏腑一股脑地往外涌,眼看是活不成了。

“杀!”张小卒怒吼一声,手中长刀把一个叛军斩裂,他救不了被弩箭贯穿的骑兵,只能帮他多杀几个敌人。

只可惜他的怒吼和狠厉非但没能把敌人吓退一步,反而招来更猛烈的攻击,甚至有越来越多的箭矢朝他们射来。

张小卒心里禁不住骇然,因为他的入微心境覆盖范围内,敌人的密集程度比之先前有了大幅度提升,给他的感觉好像整个战场的敌人都在朝他们涌过来。

他的感觉没错,他们这支万人骑兵队伍确实是吸引了整个战场的注意力,正不停地有人朝他们涌来,欲杀他们而后快。

正如城墙上那位大能所说,他们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。

不过城墙上费解的大能们却找到了想要的答案,他们清楚地看见叛军阵型正在不听指挥地混乱起来。怼城墙怼得满腹怨气的叛军全都杀红了眼,猛然间看到缩在龟壳里的敌人出来了,想都不想就挥着手里的家伙要冲上去搞死他们。

裘战拿起令旗,发出命令。

骑兵队伍突然开始盘旋回冲,目的很明确,要打道回府。

叛军们看见了,顿时变得更加暴躁,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宣泄怒火怨气的人,哪能放他们活着离开。他们愈是暴躁冲得就越急,阵型扯的就越乱。

……

砰!

魏子焸冲破步辇的顶棚,冲上极高的空中。他的后心还扎着匕首,贯穿胸口的剑伤正在汩汩流血,流出来的血却是乌黑色的,醉星辰的毒已经深入他的脏腑骨髓,流遍他的全身。

“师父!”周剑来终于找到了师父的身影,可是师父凄惨的模样让他悲痛欲绝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99.cc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99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