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悍卒斩天 > 第六百零一章 祝大家中秋快乐

第六百零一章 祝大家中秋快乐

小说:悍卒斩天作者:三青色字数:3282更新时间 : 2021-09-20 19:58:40
“我有办法解你的毒!”

纵然叶明月的红唇很诱人,滚烫的鼻息喷洒在脖颈上,更是酥酥麻麻舒服的不得了,可张小卒还是毫不犹豫地叫住了她。

因为他害怕听见被人咬住脖子,咕噜咕噜大口吮吸鲜血的声音。

“来不及了!”叶明月压着嗓子叫道。

淫毒已经蔓延她的全身,她的理智正在被邪恶的欲望一点点吞噬。

如果她再不快点吸血压制淫毒,一旦丧失最后的理智,她不敢想象自己会在张小卒面前做出什么丑事。

所以,没有犹豫,她一口咬住了张小卒的脖子。

“狗日的,我要杀了你!”张小卒悲愤怒吼。

但显然无用。

咕噜咕噜的吞咽声非但没有片刻减缓,反而变得愈加急促。

他在上面房间喝的那碗比屎还臭的药汤,使他的气血极为旺盛,叶明月都没怎么用力,鲜血就汩汩流淌进她的嘴里。

张小卒挣扎无果,只能悲愤放弃。

听着叶明月咕噜咕噜吞咽自己血液的声音,他惊悚的头皮发麻。

好在是他已经知道叶明月因何吸血,也不会把他吸成干尸,所以没有第一次那么恐惧。

他本想把鬼瞳之力送进叶明月体内,看看鬼瞳之力是否能克制或者驱除叶明月体内的淫毒,但是想到鬼瞳之力是他眼下唯一的仰仗,在确保自己一定安全之前,不能暴露给叶明月,于是便打消了念头。

这一次叶明月吸了很长时间,直到张小卒感到头脑昏沉,就要因失血过多晕过去时,她才慢慢松口。

咯——

她舔掉唇角的血渍,打了一个饱嗝。

“啊,你这疯女人,都喝饱了!”张小卒听见叶明月的饱嗝,气得脸都绿了。

“我也不想,但你的血真的很美味。”叶明月一边给张小卒治疗伤口,一边轻抚喝得鼓起来的肚皮,露出了意犹未尽的表情。

她不是在有意逗弄张小卒,而是真的感觉张小卒的血好喝,不过这种“好喝”并不是香甜可口的那种好喝。

是因为张小卒的血液能迅速压制淫毒,让她被淫毒痛苦折磨的身体快速感到舒服,故而会生出张小卒的血好喝美味的感觉。

这也是她捉张小卒回来的原因。

她觉得张小卒的血可能能让她多活一点时间。

她不怕死,只是死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完成,所以想多活几天。

她更不想死,但她的生路已绝。

不过她现在又改变主意了,准备放张小卒离开,因为刚才吸张小卒血的时候她发现,她极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,真把张小卒活活吸干。

她不想让张小卒死,因为苏锦还需要人保护。

其实她昨天就到了云竹小院,不过一直藏在折叠空间里没出来。

所以张小卒甫一出现在云竹小院,就进入了她的视线。

她一直在观察张小卒,观察他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以及所有细微的动作,最终她发现张小卒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把苏锦当先生。

张小卒对苏锦的仰慕和尊敬,好似前一世就已经刻进了骨子里一般。

重要的是,张小卒还有强大的实力。

所以,叶明月觉得张小卒是保护苏锦的最佳人选。

“疯女人。”

张小卒听见叶明月竟然说他的血美味,当即忍不住骂了声,觉得叶明月定是得了嗜血症。

叶明月咯咯一笑,并不在意,问道:“刚才你说有办法解我的淫毒?”

“我说过吗?”张小卒装傻充愣道。

刚才他是情急之下说的,冷静下来后就不愿在叶明月面前暴露鬼瞳之力,至少在他确保自己安全之前不愿意。

“说了。”叶明月肯定地点头。

“嗯,我有可解百毒的龙涎果,可以卖你一颗。”张小卒沉吟片刻,把龙涎果抛出来搪塞叶明月。

“没用。”叶明月失望摇头。

“是一头王境圆满境的大蟒涎液孕育成的,功效非一般龙涎果可比。”张小卒道。

“哦,那确实不错,但是对我没用。”叶明月苦笑,觉得张小卒把她身上的淫毒想得太简单了,若一颗龙涎果就能解毒,那她早就把毒解了。

“我这里还有圣血。”张小卒道。

“呵—”叶明月眉毛一挑,惊讶道:“没看出来,你的好东西还真不少。”

说着,她的目光不由地瞄向张小卒手指上的须弥芥子,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张小卒吓了一跳,急声叫道:“认主的,你打不开的。”

叶明月看着他笑道:“往往叫的越大声,就表明越心虚。”

“——”张小卒的确很心虚,因为他的须弥芥子并没有认主,谁人拿在手里都可以使用。

当初周剑来把须弥芥子送给他和牛大娃时,曾特别转达国公爷的叮嘱,让他二人小心使用,以免惹人眼红,杀人夺宝。

“放心,不抢你的,我若想抢,它早就戴在我的手上了。”叶明月道。

“其实里面也没多少好东西。”张小卒讪讪笑道。

“因为我确实打不开它。”叶明月摇摇头,非常可惜的样子。

“啊啊啊——”张小卒看着叶明月啊了半天也没啊出一个字,因为他搜肠刮肚也找不到可以形容叶明月有多无耻的词。

叶明月确实试过了,并且真的打不开。

而且若不是她空间领域的造诣极强,她根本察觉不了那是一枚须弥芥子。

叶明月无视张小卒的鄙夷,说道:“我服食过圣血,但并无作用。等我死后,这滴圣血就留给你了。”

她抬手指向自己的眉心识海,示意里面有一滴圣血。

“我不需要,还是你自己留着吧。天无绝人之路,或许还有转机也说不定。”张小卒劝慰道。

“没了。”叶明月摇头,简单两个字,却充满了绝望和死寂。

张小卒微皱眉头,沉吟道:“我有可以增强神魂的器物,应该能够帮到你。”

“你说的是你脖子上挂的玉佩吗?”叶明月问道。

“显然你已经不问自取,试过了。”张小卒郁闷道,感觉自己在叶明月面前,几乎已经没了秘密。

“哦,昨天晚上帮你洗完澡换衣服的时候试了一下,说——”

“你帮我换的衣服?”张小卒打断了叶明月的话,惊恐地瞪着她,他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全都换过了。

“除了我还能有谁?”叶明月白了张小卒一眼,然后笑眯眯地把张小卒从头到脚扫了一遍,道:“你想的没错,该看的不该看的,我都看过了。”

“你——你不要脸!”张小卒羞臊欲死,却也只能无力地骂一句。

“哟,你昨天晚上搂着我睡觉的时候咋不吭声呢?”叶明月挑着眉毛冷笑道。

“咳咳——”张小卒吓得被口水呛到了,憋红着一张脸叫道:“你少胡说八道。”

“胡说八道?”叶明月眉毛一扬,喝道:“你闻闻,你衣服上有没有我身上的香味?”

张小卒下意识地嗅了嗅,然后一张脸瞬间红成了猴屁股,因为他闻到自己身上确实有叶明月身上的香味。

“我被你电的昏死过去,什么都不知道,还不是任你摆布。”张小卒胀.红着脸为自己辩解道。

“也不知是谁的手——”

“停!”张小卒急忙阻止叶明月继续说下去,心想若任由她胡说八道下去,这辈子都说不清了。

他急忙转移话题,问道:“你就说这玉佩对你有没有用吧。”

“晚了。”叶明月回道。

“什么意思?”张小卒不解问道。

“你这玉佩有极强的神魂滋养力,若是在我中毒之初就拿到它,应该能延缓淫毒侵蚀我神魂的速度,但是现在淫毒几乎已经把我的神魂全部侵蚀,所以它对我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。”叶明月讲道。

说完,叶明月的神情忽然严肃起来,盯着张小卒警告道:“这玉佩你最好小心点收着,一旦被人知道你能加持出如此强大功效的器物,你将永无安宁之日。与这块玉佩相比,你卖给鬼面的那些,根本就是垃圾一般。”

“我会小心的。”张小卒慎重地点点头。

“行了,你走吧。”叶明月突然冲张小卒摆摆手。

张小卒先是愣了一下,压根没想到叶明月会突然大发慈悲放他走,随之反应过来后,不禁喜出望外,迫不及待道:“解除我身上的封禁,我立刻就走。”

啪!

叶明月朝张小卒打了一个响指,道:“解了。”

张小卒当即就感觉到五个战门全部打开,酸软无力的四肢,以及周身都有了力气。

他的身体恢复力极强,昨天受的伤基本已经痊愈。

“我真走了啊?”张小卒还是有些不信,叶明月会突发善心,就这么放他离去。

“等一下。”叶明月叫住就要迈脚离开的张小卒。

“我就知道。”张小卒苦着脸嘟囔了声。

“来。”叶明月朝张小卒招招手,然后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,说道:“照我脸上狠狠来几拳,发泄发泄心中的怒气。”

“我觉得你是在找借口揍我。”张小卒头摇得拨浪鼓一般。

叶明月摇头道:“我是怕你把对我的满腹怨气带到你家先生那里,然后迁怒于你家先生。来,打我几拳消消气。”

“有病吧你?”张小卒白了她一眼,接着便不再犹豫,大步朝房门走去。

出乎他的预料,叶明月真的没有拦他。

他沿着石阶上到上面的房间,走到门口准备开门离去,可手抓到门框上将要打开门时却又缩了回去,然后转身又走进了暗门。

“我的血真能延缓你体内淫毒的蔓延速度吗?”张小卒站在暗道尽头的木门门口,向暗室里的齐明月问道。

叶明月对张小卒的折返显得非常诧异,愕然笑道:“怎么又回来了?这是被我吸上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(明天中秋,可能要请假一天,陪陪老婆孩子。祝所有读者大大中秋快乐,阖家安康!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99.cc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99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