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悍卒斩天 > 第八百一十八章 殿门打开

第八百一十八章 殿门打开

小说:悍卒斩天作者:三青色字数:3329更新时间 : 2022-03-27 22:04:20
“戚姑娘,你是否也已经登临彼岸而不见星辰?”

墓地里,白衣男子询问戚哟哟。

他非常羡慕戚哟哟的墓碑,因为戚哟哟每天都会盯着墓碑看很长时间,却不愿意多看他一眼。

“是。”戚哟哟应了声,并礼貌性地扭头看了白衣男子一眼,然后视线重新回到墓碑上。

白衣男子的心脏怦怦猛跳了两下,他被戚哟哟一刹那的回眸惊艳到了。

他知道这是该死的心动的感觉,并且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,戚哟哟的一颦一笑,一回眸,一句话,都能让他喜出望外,心跳加速。

曾经有一位女子也让他如此心动过,是他的芊芊师姐,可是在他十四岁那年,他的芊芊师姐嫁人了。

他曾哭着问师姐,可不可以等他两年,等他成年了就会娶她。

师姐听后却噗嗤一声乐了,告诉他说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姐弟之情,而非男女间的爱情,等他长大后自然会遇到真正心爱的女子。

师姐出嫁那天,他躲在房间里哭得伤心欲绝,可他终是没有告诉师姐,他对她的喜欢并非姐弟之情,而是男人对女人炙热的爱。

因为他看见师姐在缝制嫁衣时是神采飞扬的,一双眸子里装着满满的欢喜和憧憬,他不忍心去破坏这份美好,只能默默地祝她幸福。

他用了整整五年时间才抹平心里的伤痛,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再爱了,万万想不到竟然能在这荒诞诡异的墓地里,遇到一个让他沉寂多年的心重新焕发生机和光彩的女子。

一个复洲,一个青洲,相隔不知多少个几万里,竟跨越时空在此相遇,他觉得此乃缘分使然,正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。

这一次他决定绝不放手。

白衣男子稳了稳激荡的心绪,冲戚哟哟笑问道:“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戚哟哟回道。

“我知道。”焦楚云突然从右边走了过来。

白衣男子甚是不悦地瞪了焦楚云一眼,好似再说:“我问你了吗?”

焦楚云看见了白衣男子不悦的神色,也明白他瞪眼的意思,可是却没有搭理他,顾自说道:“登临彼岸而不见星辰,此乃登峰境,是一个隐藏在九重天境和星辰境之间的境界,这一境界——”

焦楚云呱啦呱啦,把登峰境给戚哟哟讲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白衣男子气得干磨牙,心里一个劲地咒骂焦楚云长舌妇。

因为按照他的预想,这些话应该是他讲给戚哟哟听,然后戚哟哟会对他笑着说一声“谢谢”。

可是全都被焦楚云破坏了。

“谢谢!”戚哟哟看向焦楚云,真诚道谢。

她对登峰境一无所知,听焦楚云讲完才恍然大悟,原来自己是到了登峰境。

“哼!我就是随口说说,才不稀罕你的谢谢。”焦楚云撇了撇嘴,一脸不屑的表情,然后转身离开。

“……”白衣男子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,好想指着焦楚云的鼻子骂一句:“你好贱啊!”

焦楚云自然没有那么无聊,跑过来随口说说,也不是故意来给白衣男子添堵的,她就是特意来讲给戚哟哟听的,只不过死要面子不承认罢了。

上次她的师兄为了摘灵果替她向戚哟哟道歉而身受重伤,导致无法摘取较高品质的灵果食用修炼。

她心怀愧疚,担心师兄因为没有高品质灵果食用让修为落下,于是就跑去摘高品质灵果,结果累脱了力也没摘到一颗。

就在她站在果树下急得要掉眼泪时,戚哟哟走到树下摘了两颗灵果递给她。

她赌气没接。

戚哟哟直接将灵果扔在地上,然后转身走人。

她觉得灵果丢在地上实在可惜,做人不应该浪费,于是就趁四下没人看到时,臊红着脸把灵果捡了起来。

然后接下来两天皆是如此,直到她的师兄伤好痊愈,戚哟哟便没再往她面前地上扔灵果。

她对戚哟哟心存感激,可是碍于面子,“谢谢”二字始终没能说出口。

今天早晨醒来,她听师兄说戚哟哟可能不知道登峰境这一境界,于是立刻就跑了过来,这是难得的回报戚哟哟赠送灵果之情的机会,她哪里肯让着白衣男子。

对白衣男子咬牙切齿的样子,她只能默默地说一声抱歉。

白衣男子恨恨地瞪了焦楚云离去的背影一眼,然后看向戚哟哟好奇问道:“在下发现姑娘每天都会盯着墓碑看上许久,莫不是这墓碑上有什么让姑娘无法理解的古怪?”

“废话!”焦楚云听见白衣男子的问题,突然应声折返回来,说道:“触摸墓碑就会暴毙,墓碑上有无古怪还用问吗?”

“……”白衣男子怒视去而复返的焦楚云,心里怒吼道:“我问你了吗?谁让你搭腔的?你这该死的长舌妇!”

戚哟哟开口说道:“我家夫君名叫张小卒,而这墓碑上刻的名字是张小兵——”

“夫——夫君?!”白衣男子如遭雷击,打断戚哟哟的话问道:“姑娘你已嫁人?!”

“是,奴家已嫁为人妇。”戚哟哟答道。

她察觉白衣男子看她的眼神越来越热烈,这让她很不舒服,故而借此机会说明,打消白衣男子心里的念头。

焦楚云惊讶的张开了樱桃小嘴,圆圆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,一副“我没听错吧”的震惊表情。

白衣男子刹那间脸色苍白,只觉心里被扎了一刀,痛得难以呼吸。

半晌他才缓过一口气,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姑……姑娘玩笑了,在下观姑娘不像是出嫁女子。”

“我觉得没有哪个女人会拿自己的清誉开玩笑。”焦楚云提醒白衣男子道。

这句话直戳白衣男子的心窝子。

“……你闭嘴!”白衣男子终于对焦楚云忍无可忍,冲其大声怒斥。

焦楚云当即瞪眼回道:“我实话实说,你冲我吼什么?”

“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!你这多嘴多舌的长舌妇!”白衣男子的情绪有些失控。

“你——”

戚哟哟出声打断二人的争吵,转移话题问道:“有没有办法阻止墓碑上的名字继续刻下去?”

她无法确定张小兵是不是张小卒,并且越胡思乱想越担心,所以不管张小兵是不是张小卒,若是有办法阻止名字继续刻下去,她都要出手阻止。

“把墓碑砸了。”焦楚云心中有气,听见戚哟哟的问题,顺口嘟囔了一句。

戚哟哟闻言神色一怔,随即后退两步,伸手握住了太阿剑剑柄。

焦楚云见状吓了一跳,急忙阻止道:“我就是随口一说,你可千万别当真。这墓碑古怪非常,摸一下就会暴毙,砍上一剑,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,你可千万要冷静。”

戚哟哟目光锐利地盯着墓碑,右手握住剑柄修炼用力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似乎下一刻就要拔剑斩碑。

焦楚云是随口一说,但是砸墓碑这个念头在戚哟哟心里已经存在两天了,所以她并不是一时冲动。

不过显然还没有下定决心,她还在犹豫挣扎,不知道该不该冒这个险。

如果张小兵是张小卒,那无论冒多大危险都是值得的,怕就怕二者没有关系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“等一下,或许还有一个办法。”焦楚云急声叫道。

戚哟哟向她投去询问的眼神。

“想办法进入大殿,大殿里肯定有答案。”焦楚云说道。

戚哟哟握剑的手松了松力,抬头望向大殿紧闭的殿门。

咔——吱咯吱——

大殿的门突然打开了。

戚哟哟冷不丁吓了一跳,因为太巧了,感觉就像大殿里有人听到她和焦楚云的谈话,特意把门打开了一样。

墓园里的人无不震惊,目光全都聚向敞开的殿门。

“尔等全都进来吧。”

大殿里传出一道威严的声音,是个女子的声音。

声音入耳,如听魔音,所有人登时神色迷离,无有违抗地迈步走向大殿。

大殿里幽深清冷,空气中弥漫着扑鼻清香,案几分列两边,上面摆着灵果、灵丹、玉简。

此间大殿和周剑来他们墓园里的那间大殿的布置一般无二,唯一不同的是,此间大殿最上首位置的蒲团上坐着一个女子。

女子身穿红色羽衣,仙尘飘逸,容貌绝美,但面相威严,让人不敢冒犯。

“尔等且坐下,听本神讲道。”女子目视众人说道。

近千人无有违拗,听话地走到案几后的蒲团上坐下。

若张小卒在这里,定会大吃一惊,因为上首位置坐着的红衣女子是他的先生苏锦。

……

“师兄,快过来看,张小卒的名字昨天夜里没有增笔!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这家伙会和别人不一样!”

另一座墓地里,问天宗的弟子丙良辰盯着一块墓碑,一边朝他的师兄招手,一边惊讶大叫。

其师兄邓子瑜,以及周围的其他人,听见他的惊叫声后全都好奇地围了过去。

他们一直都在观察墓碑上的名字变化,发现名字刻得有快有慢,快的两三天就刻完了,慢的一天只刻一两笔,有越刻越快的,亦有越刻越慢的。

还有一种特殊情况,本来还差许多才能刻完,可不知为何一夜间突然就刻完了。

但是停下来不增笔的,他们至今未见过。

张小卒的“卒”字其实只刻了不到一半,尚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个“卒”字,但丙良辰一口咬定这就是个“卒”字。

对张小卒他心里存有阴影。

“邓师兄,这个张小卒和你一样,都悟出了入微心境,体术十分了得,若有机会你一定要和他切磋一二。”丙良辰说道。

这话他在邓子瑜面前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,就差没直接说:“师兄,帮我揍张小卒一顿报仇。”

一群人围在墓碑前猜疑半天也没有猜出个所以然,忽然大殿的殿门咯吱吱打开。

“尔等进来吧。”

除了周剑来等人所在的墓园,其他八座墓园的殿门都打开了。

大殿里皆端坐一人,宝相庄严,开座讲道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99.cc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99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