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我用阵法补天地 > 第1883章、锤九爷,老木头

第1883章、锤九爷,老木头

小说:我用阵法补天地作者:提笔泼墨字数:2000更新时间 : 2024-07-19 19:15:25
在卞天涯的认知中,寻常剑客究其一生,能领会一种剑意,已然是极其了不得的存在;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原先的宗门,轻翎宗内,无数浸淫刀道一辈子的长老,也就寥寥几人领会得属于自身的刀意,这般成就无一不让得他们于刀道圈中盛名享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眼前的陆风才多大?

        如何就能有此般成就?

        怎配有此般成就?

        卞天涯有些难以接受,他可以容忍世间存在比他出色和强大的存在,但若这样的存在出现在了自己身边,会让他多少觉得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对此却早已见怪不怪,也自陆风出手的那刹,便感应到了那份熟悉的云海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且不说陆风本身剑道天赋惊人,单就其在剑墟之中领会的那套虚元神决,便注定了他这一生断不会局限于一种剑意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风自身则从始至终表现的都十分淡然,并没有因为那些领会的剑意而自满;

        他清楚,如今自己的一切终归是外力造化所赐,不管是浮屠三剑,亦或是剑墟之中剑碑林内领会的诸多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都是先贤们留下的剑意种子;

        他虽能如领会龙虎剑意那般,衍化提升,达到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境地,但那般剑意的基础,仍旧只是龙虎剑意,并未脱离根本。

        繁复万千的多类剑意领会于心,虽是好事,但同样也桎梏了他自身对天地间其他剑意的感悟,很难领会出契合自身本命的精髓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导致,他虽习得了以剑意为基的龙吟十三剑,但苦于没有那道契合自身的剑意‘领头’,施展间始终难以盖住其他剑意的流转,多少有些不得其法,发挥不出龙吟十三剑真正的威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般感受,就好比明明手中有着旷世宝剑,但却并未开刃一般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曲柒柒平复心神后的惊疑声响起,陆风等人的思绪也都回归到了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道:“这里怎么会莫名出现一只落了单的大肚跳蛛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十三点头附和:“已是搜过一圈,不见余旁大肚跳蛛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顿时都意识到,此般超乎生存习性的情景,当不是自然,而是人为!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有人故意藏了一只在这树梢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绪绪惊骇道:“什么人这么卑劣啊?是不想让后来者好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子龙接话:“会不会是参与龙渊设立在此地考核的猎魂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曲柒柒辩驳道:“我们龙渊素来不喜此般小人行径,当不该是参加考核的猎魂师所为,这要是被瞧见,定不会容许他们通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十三神色凝重:“能搞出这般卑劣小动作的,怕是同此前以阵困兽的乃是同一人,怕是冲着九爷来的,有心不想让我们这些驰援顺利赶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卞天涯宽慰了一句:“往好处想,恰恰也可说明我们没有走错方向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风心中闪过一抹不安,率众继续深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走多远,众人便即又瞧见了一处由穿心矛留下的洞穿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卞天涯小心上前,以着柑叶粉试探,果不其然,同样有着一头大肚跳蛛藏匿树梢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脸色不由陡然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也都意识到,此举断不可能是判官所为,而是他的穿心矛大概率落到了背后布局之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是……判官已遭遇不幸。

        曲柒柒满目忧心,“以九爷的性情,瞧见此般痕迹下,不论凶险与否,定是要硬着头皮寻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仇碧生那人也太歹毒了,竟连九爷的为人秉性这点都利用上了,实在可恶至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十三狐疑:“目前还不能完全肯定就是仇碧生谋划的这一切,以他的实力也当不是判官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是偷袭暗算得逞下,他得以杀了判官取了穿心矛,如此短的时间内,他又如何能再布新的陷阱,来对付九爷?”

        曲柒柒气愤谩骂:“定是碧海剑那个虚伪的家伙干的,他素来与九爷不对付,平日里可没少给我们小队使绊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绪绪忧心开口:“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风沉声道:“我们似没有别的选择,若不依从着这些痕迹寻下去,便只有漫无目的的找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风很是希望此般节点下,老木头能发出些动静出来,好让他感应具体的方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整片黑雾森林都无比寂静,除了不断发出的窸窸窣窣声音外,根本听不到其他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此,陆风心中才愈发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木头和判官若是还活着,定要与碧海剑发生争执,动静决然不会少;

        可眼下此般安静,着实有违常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又小心前行了千百米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浓郁的血腥气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风眼皮直跳,快步寻去,待瞧见仅是一头大型的蜘蛛被人所杀后流出的鲜血,而不是老木头后,才暗自悬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赵十三打量了一圈死在前头的蜘蛛,绕着那蜘蛛足有两三米宽的尸体旁走了一圈,而后笃定道:“这头暗影魔蛛好像就是戟皇他们镇压做过标记的那头啊,怎么突然死在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曲柒柒皱眉,“看满地的血液,像是才死没个把时辰的样子?难道有猎魂师完成了此地的考核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风扫视着四周的环境,依稀有着打斗的痕迹,但却十分杂乱,不像是出自一人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结合暗影魔蛛的死来看,像是遭遇过一支猎魂师小队,被联合所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恶,要是没这些烦人的黑雾就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曲柒柒气得直跺脚,想探查别地,却碍于黑雾的阻拦,魂识怎么也漫不开去,急得额头都冒出了汗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十三沉声道:“这里的黑雾积蓄已有千百年之久,又厚又沉,可非寻常手段所能清理,随着深入,里头的黑雾更是混杂有各类人尸兽尸死后所衍化的死阴之气,长时间浸在那般环境下,于我们的灵气都会受到不小的限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卞天涯目光冷肃道:“若是以火开路,可行得通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子龙打断道:“没用的,这里的环境又潮又湿,就算点燃一处,也难蔓延开去,很快就会湮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十三告诫道:“不止如此,随意丢出明火,保不准会激怒这里的某些蛛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曲柒柒急道:“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我们该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蓦然间,众人的目光竟下意识的全都看向了陆风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曾意识到,一路走来,已是潜移默化的对陆风产生了一丝依赖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次,陆风注定要让大伙失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此般天地所成的黑雾,他确实没有什么契合的办法应对;

        单独应对寻常雾瘴不难,解决里头的死阴之气也尚有办法,但二者相合辅以环境之中无数蛛类奇异的气息混淆,使得这黑雾堪称泥泞,实难清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应对上他南神之火加成下的火行气,效果也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仪韵这时轻轻开口:“那些人杀了暗影魔蛛后,不需要将这尸身带走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本寻常的一句问话,众人听后却是都不由愕然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曲柒柒拍着大腿道:“对啊!那些人如果是来参加考核的,岂会不带走这尸体以作证明?除非……现场就有着咱们龙渊的人在!亲眼见证了他们的猎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十三激动道:“事不宜迟,都快找找,保不准是判官和九爷作的见证,他们可能就在此不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风率队继续前行,开始悄声的呼唤起九爷和判官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般环境下,视力和魂识虽然受阻,但寻常声音还是能传至几十米开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行进约莫三百米左右,呼唤声终是迎来了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锤九爷他在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应的是一道低沉浑厚的男声,隐约带着一些仇怒的愤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刻的众人已是无暇顾及声音中带着的情绪,一个个激动的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近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风突然放缓下脚步,目光审视向前方的黑雾,自那感应到了隐晦的阵法波动,还有不少活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卞天涯会意,站出身喊道:“在下散修猎魂师卞天涯,前面的诸位,可否出阵一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黑雾之中依稀人影晃动,但不见有人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十三见状也站了出来,“在下龙渊猎魂师团赵天弩,于团内排行老十三,不知阵内的兄弟如何称呼?此前称锤九爷在此又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心系锤九爷的安危,但在敌我未明之前,于阵法面前,众人也不敢冒进擅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黑雾之中走出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;

        男子脸上带着一道狰狞的疤痕,目光环伺了一圈后落在赵十三身上,冷冷喝道:“龙渊的人来得正是时候,我等正欲寻尔等讨要个说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诸位且管进来,你们锤九爷此刻正在我们身后,受制于阵,不得动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风看着远处那刀疤壮汉,脸色微微有些动容,又听老木头受制于阵下,近乎下意识就朝前迈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却遭唐元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情景,俨然不宜贸入。

        曲柒柒无语道:“你没瞧见那人发着脾气,明显来意不善的样子啊?这样上去和送死有什么差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十三也道:“且先听听他们的条件!能困住锤九爷,想来也能对付得了我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风没有理会,仅是同唐元点了下头,而后继续朝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元自陆风点头那刹的目光之中,看出了信任的神采,当即不由分说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搞什么啊?”卞天涯被这一幕整得有些懵,但犹豫间还是迈步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既有意结交,那就算是龙潭虎穴,他今日也得闯上一闯,当不愧洒脱二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仪韵刚想也跟过去,却被林绪绪喊停了下来,“我们就别去瞎凑合了吧?他们实力都强,就算入了阵,多少也有些自保的能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仪韵愣了愣,毅然挣开了林绪绪的拉扯,快步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不管别的,只知是跟着陆师兄来的,陆师兄去哪她便去哪,与其在外头和一群萍水相逢的人担惊受怕,还不如冒险进里头来得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相信自己所认识的陆师兄,从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番也没叮嘱她留在外边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十三,你不过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阵法外头的刀疤壮汉没有理会上前的陆风等人,冷眸瞪着赵十三,挑衅道:“龙渊的人连这点胆气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留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十三抖了抖手腕,愤然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辱他可以,辱龙渊可不行!

        曲柒柒和林绪绪无意间目光交汇在了一起,一股针尖对麦芒的既视感跃然于二人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近乎是同时朝前迈开了腿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关锤九爷的安危,她们岂能慢于对方,表现得比对方怯懦!

        武子龙和其余几人见状,只得无奈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闯过黑雾,来到阵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受阵法庇护,有着一大片空地被清理了出来,没有半点黑雾笼罩;

        迎着四周人众手中火把的光芒,很是清晰的可以看见整片空地上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场上有着十余名猎魂师,分散而站着,没有明确统一的装束,应该是来参与考核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的一侧,横躺着几具尸体,死相各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则是被阵法给捆缚在空地边缘的锤九爷,此刻的他,整个人若石化般僵在原地,脸上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风第一眼便即注意到了锤九爷,也就是老木头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旧友相逢之下,无尽的酸楚弥漫,让他眼眶不经意都为之红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木头比之三四年前的模样并没有变化太多,仅是棱角分明的脸上多了不少的细短胡须,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成熟了许多,带着一股饱经风霜的沧桑之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得视线下移,瞧见老木头胸口一个血淋淋的破洞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陆风猛然间呼吸都不由为之凝滞了一瞬,无尽的杀意于心头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爷!”曲柒柒这时同样捕捉到了锤九爷的位置,呜咽的就要冲过去,但却被众多猎魂师给拦截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刀疤壮汉愤怒喝道:“你们锤九爷今儿个杀了我们不少弟兄,若不给个说法,休想过去!”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99.cc。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99.cc